黯然销魂者,唯别而已矣
肖向东 于 2016.02.23 16:09:02 | 源自:深圳特区报 | 版权:转载 | 平均/总评分:10.00/60

南朝文学家江淹写有一篇《别赋》,其中有一句话流传千古:黯然销魂者,唯别而已矣。告别为何让人销魂?销魂又究竟是一种什么样的感受?这些确实都很难用语言形容。不过,有几首关于告别的歌曲倒是能让人听完有那么几分销魂的感觉,这也从侧面说明,在打动人心方面,音乐确实有语言所不及之处。

Queen乐队的《Save me》写的是一个男人无法面对分手结局时的痛苦。主唱弗雷迪的嗓音本来就高亢华丽无比,在这首歌里更是发挥得淋漓尽致,特别是蒙特利尔演唱会的现场版,演绎得尤为挥洒自如。高潮处三次重复的“save me”,已不是可怜巴巴的哀求,而是一种不管不顾的宣泄,是明知结果不可更改仍要发出的冲天一呼。弗雷迪并非俊美王子,而是留着小胡子,甚至还有龅牙哥的外号,在蒙特利尔演唱会上,他动作大开大合,近乎癫狂,完全融入到歌里,似乎物我两忘,进入到一种醉境。痛苦当然是痛苦,但痛苦到极致竟然可以超越痛苦,以致可以将痛苦本身当做一个审美对象了,“销魂”二字,在他的这番表演里,表现得非常明显。

Steelheart乐队的《She's gone》与《Save me》在歌词大意和演唱风格方面都非常相近,主唱Miljenko Matijevic的音域之宽广在这首歌里展露无遗,其表现力毫不逊色于弗雷迪。高潮处似乎已经达到人类极限,当你认为已经无法再高的时候,他却还能愈转愈高,带来一种惊心动魄、摇摇欲坠的美感。与《Save me》一样,声音越高越强越狂野,实际上表现出的脆弱也就越明显,这种强弱之间的张力让人进入到歌者的灵魂,仿佛看到那颗在冷热之间不断交替的心,苦苦煎熬,垂死挣扎,还在为渺茫的希望做着最后的努力。

《She's gone》和《Save me》都是向爱人的告别,Pink Floyd乐队的《High hopes》则是向美好过去的告别,如歌名所暗示的,当我们在各种欲望的驱使下远走高飞后,其实是很难再找回曾经的单纯的,回到那个“草更绿、光更亮”的昔日世界只能是一种“奢望”(high hope)。这首歌最为人称道的是结尾的那一段夏威夷吉他solo,也是我心目中与《加州旅馆》的solo并驾齐驱的两段最好的吉他solo之一(如果说前者的solo是一步一步将听众送上天堂,那后者的solo则已经让人感觉是置身天堂了)。这段伟大的solo十分迷幻,让人目眩神迷,它一点一点、一丝一丝地将我们的灵魂抽出,不由自主跟着它神游太虚,体会到一种醉生梦死的迷离感,而这正好象征着我们在欲望和野心驱使下走上的那段一场游戏一场梦的旅程,当然也是一段永远不能回头的旅程,其后,吉他手兼主唱David放下夏威夷吉他,拿起木吉他,这一小段solo风格大变,变得云淡风轻,与歌曲中不时响起的象征着告别的钟声交织在一起,真让人五味杂陈,似乎在说最初的单纯已经遥不可及,只可缅怀,又似乎在说希望犹存,一切尚可挽回,兜兜转转之后还能再次出发;这里面的告别,既可以理解为对美好往事的告别,也可以理解为对曾经的纸醉金迷的告别,这种种的纠结徘徊,直可以让人浮一大白。

人生难得是销魂,销魂是巅峰体验,可遇不可求,也许只在告别最爱的人或最好的时光的时候,才可能在这种极欲挽留却又无法挽留的心境中体会到这种感觉,就好像《神雕侠侣》中杨过的那套黯然销魂掌,只有在哀痛欲绝之际才可能使出最大威力,不然,总归是差之毫厘。上面这三首歌正是用人声或乐器将这种种告别的心境推到极致,让人体会到“此中有真意,欲辩已忘言”的销魂之感。

请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116.010.166.***
116.010.166.***
发表于2016.04.01 01:49:55
9
116.023.244.***
116.023.244.***
发表于2016.03.06 20:01:03
8
221.204.229.***
221.204.229.***
发表于2016.03.01 10:32:07
7
114.088.002.***
114.088.002.***
发表于2016.02.26 21:41:54
6
222.175.103.***
222.175.103.***
发表于2016.02.26 10:42:44
4
219.143.008.***
219.143.008.***
发表于2016.02.25 09:06:34
3
03

此帖使用VIVO X5MAX+提交
发表于2016.02.24 11:01:25
2
提示
本贴不可匿名回复,回复等级为:1 ,您现在正处在潜水状态
回复
验证码
9338 为防止广告机贴垃圾,不得已而为之
表情
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