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百合也有春天 关于韩剧《贝多芬病毒》的配乐
顶儿 于 2014.11.18 13:04:08 | 源自:深圳特区报 | 版权:转载 | 平均/总评分:00.00/0

  • 2008年首播的《贝多芬病毒》,可谓《密会》诞生前韩国古典音乐题材影视作品的最高峰。影迷们习惯将它与同样热播的日剧《交响情人梦》做对比。相较而言,《贝多芬病毒》决计不是一部轻松的励志偶像剧,其中充斥着强烈的戏剧性和浓浓的人本主义关怀,描绘了底层庶民借由音乐对抗世界的尊贵理想。

    影片的主角是一对同叫“姜健佑”的指挥师徒。老师誉满全球,却因恃才傲物与不近人情受尽非议;徒弟俊朗善良,未受专业训练而才华出众。截然相反的两人情同手足、惺惺相惜,却又因重重误解渐行渐远。小提琴手杜露美兼有美貌与宽广胸襟,惹人爱怜,无疑是横亘于师徒之间的一大壁垒。痴呆老人金甲永、中年主妇郑熙妍、酒吧乐手白勇基、叛逆少女夏伊顿……交响乐团仿佛平民音乐爱好者的收容所。他们每一个人都平凡而隐忍地活着,在世俗眼光与柴米油盐中苦苦挣扎,于守护高贵梦想的道路上漫漫求索。

    影片中的原声音乐表现不俗。与其大段地铺陈现场音乐,导演巧妙地增益了古典音乐作伴随音乐的比重,以至纯的古典乐烘托气氛,缩减观众与其的心理距离。当然,影片中排演的曲目由于“登台亮相”,往往给人以更深刻的印象。

    仍记得临演在即,郑姬妍大妈却被自私霸蛮的丈夫拖拽回家。姜玛艾临时受命,召其演奏皮亚佐拉《自由探戈》的独奏段落。悠扬的大提琴仿佛游弋于心间,高傲而俏丽,把玩着深不可测的妄想与痴缠。这一瞬间,懒惰霸道的丈夫、叛逆倔强的女儿,一切的家庭琐事统统被抛诸脑后,放逐自己无限回归二十年前年轻貌美、敢作敢为的大提琴手郑姬妍。

    以及在破旧的马厩改建的训练场,小姜与露美顾盼生辉,共同改编了弗雷的《孔雀舞曲》。在这样衰败不堪的环境下,伊顿任饱富活力的音符从长笛中迸发,弦乐的跟进从容不迫。这是属于他们自己的一首歌,如野草一般生气勃发。马厩中从来不缺的就是这份笑语欢声、甘之如饴。

    最难忘的当属第十集中的那场《合唱交响曲》。演出当天状况接二连三:突发水灾,乐器受损,缺乏观众,合唱队罢工,首席双簧管金甲永爷爷的痴呆症又犯,甚至姜玛艾也在与灾民的冲撞中伤了右手。这样山穷水尽的困境,却点燃了团员们空前的团结与斗志,演出照常举行。终曲贝多芬《第九交响曲》预兆在无合唱的条件下演奏。弦乐宽广的下行乐句、密布的定音鼓鼓点预示着不详的阴云。画面一转,是一个手足无措的贫困少年,守在病重的母亲身旁。忽而门被打开,随着光明一同闯入的还有微弱、柔和的歌唱式主题,使人如沐春风。忽而音乐渐强,合唱队员们高歌着入席。歌声生生不息,与乐手们欢乐的笑颜相映成趣。这个世界在歌唱,上帝的子民们都得到了救赎。苦难终将逝去,而庶民即将迎来胜利。

    看到最后,我终于恍然影片取名《贝多芬病毒》的原因。姜玛艾正是现代贝多芬一样的人物,特立独行、高傲孤僻、直言不讳,似与天下为敌。实则善良、脆弱,畏惧背叛。导演有意让交响乐团这帮“乌合之众”融化了姜玛艾心中的坚冰,却将他的硬派、强势保留到最后。或许我们人人都羡慕姜玛艾,勇于将我们欲言又止的埋怨、不平宣泄而出。

    谁知道呢?这个世界毕竟不需要那么多贝多芬。

    请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提示
    本贴不可匿名回复,回复等级为:1 ,您现在正处在潜水状态
    回复
    验证码
    1011 为防止广告机贴垃圾,不得已而为之
    表情
    正文
    京ICP备11010137号 京ICP证110276号 京公网安备11011400046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