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评人该由谁来养
张佳林 于 2013.04.13 18:06:14 | 源自:蝉雏的花雾居 | 版权:转载 | 平均/总评分:10.00/20
在国内网络论坛、微博上受到批评、攻击最多的音乐界人士,就是“乐评人”了。大约每隔几个月就会有一次对“乐评人”的大批判,通常从“他们就会胡说八道”开始,以“中国就没有真正的音乐评论”为结论,并经常对他们的道德水准和“良心”提出质疑。无论这些对“乐评人”的攻击是否有失偏颇,中国内地音乐评论质量的平均水准不高,是业内公认的事实。一个地区的音乐评论水平与该地区音乐专业的整体水平是相关联的,通常不会出现音乐表演、创作特强,音乐评论水平特弱,或者正相反的情况。而我国内地的音乐演奏、创作最近几十年蒸蒸日上,而音乐评论专业却始终未见起色,甚至有青黄不接的迹象,这其中的原因并非简单的一句“不懂音乐的瞎评论,懂音乐的不评论”能够解释的。

我国历史上绝大多数人的工作都是在为“养活”自己的人服务。被传统文化奉为最重要道德准则的“忠、孝”,其实就是要求人们对“养我、生我”的人和团体无条件、无时限的专一服务。因此尽管很多自信可以作为道德楷模的人士经常教导我们“不为五斗米折腰”,但其实质是:不要为了“五斗米”,而背叛了先给你“一斗米”,并已经使你为之折腰的人。尽管大家都知道公平、公正是正义,但当正义与团体利益相冲突的时候,“白眼狼”“吃里扒外”“忘恩负义”等等最具杀伤力的罪名,使得大多数尚不具备自立门户能力的“圈内人”,理性的“良心”必须向情感的“良心”妥协。“乐评人”也不例外,他们也要为养活自己的人服务,因此音乐评论的公正与准确的与否,就不仅仅是乐评人的学术水平与道德“良心”问题,而是一个牵扯体制的问题。

我国在上世纪80年代经济体制改革之前,在单一国有体制内,有能力在正式媒体发表文章的音乐评论工作者,几乎全部是在音乐研究所、高等音乐院校、专业音乐团体和出版社供职的学者,他们的经济收入直接来自国家财政拨款的工资,也就是由国家政府“养”着。因此上世纪90年代之前,国内并没有真正意义上的“职业乐评人”,而都是“专业乐评家”。这就像过去的北京足球队和现在的北京国安足球俱乐部的区别一样,也许在“专业队”变成“职业队”之前、之后的工作内容、生活方式并没有多大不同,但“养活”自己的“人”至少名义上不一样了:现在大多数专业音乐团体和出版社已经“转企”,因此相当一部分音乐评论从业者不再是“国家养”,而是“报社”养,或者“没人养”。从上世纪90年代就一直没有变化过“千字百元”的稿费,也使得仍在“体制内”的专业音乐评论家如果仍仅靠工资、稿费,将仅能勉强维持温饱的生活状态。因此在大批仍然打算以音乐评论为主业的人士面临要么改行、要么贫困的窘态时,职业院团、演出经纪公司、独立音乐家就成为他们相对“值得”为之“服务”的对象,因为只有这些真正在市场中运转的团体和个人,才需要自己找音乐评论做宣传,也才愿意以一个相对优厚的物质条件和发展前景作为交换,聘请乐评人为之撰稿。因此在音乐家、经纪公司“养”乐评人的关系中,乐评人不可能保持完全的中立、客观、公正,音乐家表现好当然理所应该的极力赞扬,演砸了就顾左右而言他,能够做到不颠倒黑白、指鹿为马,就已经是有良心了。

在欧美国家,“养”乐评人的是报社或杂志社,乐评人只需要对报社负责,报社付给乐评人满意的报酬。而养着这些报社、杂志社的通常并非政府、演出托拉斯,而是广大的读者。读者只有经常能够看到高水平的文章,才会花钱买报纸“养”着报社;报社只有聘请真正高水平的评论人,才能保证评论的质量。这种乐迷、乐评人、报社互相制约的三角关系,是维持其音乐评论学术质量、道德水准、市场运转良性循环的保障。乐评人只要向乐迷“效忠”,就等于是向报社“效忠”,也就保证了自己的物质利益与职业前途——归根结底,还是广大乐迷在“养”着乐评人。国外的大牌乐评人也有与音乐家、经纪公司关系密切的情况,但是彼此很少存在利益关系,朋友归朋友,评论是评论。在国外也存在“买乐评”的现象,其作用主要是为了丰富和润色外国音乐家的简历。但是大家很清楚哪些是“真乐评”,那些是“宣传推广”,当地市场和业内对这类文章也不会做出任何反应。

国内的乐评人是无法指望报社、杂志社养活自己的,国内的音乐类报社、杂志社也不能指望仅靠乐迷的订阅、零售养活自己。况且国内的出版、媒体行业的体制,也并非是纯粹的“市场化”,其受到的监管和担负的宣传责任还是要服从国情的。因此在国内音乐评论领域,各方面都只能是“短期合作”关系:乐迷“养”不了报社,报社“养”不活乐评人,甚至在乐评人因为说实话而遭到攻击、报复的时候,报社都不一定有能力和胆量有效的保护乐评人。乐评人当然只能自谋生路,而指望个人的道德自律是不能保证一个行业正常健康发展的。由此也就可以解释一件很无奈的事情:真正学音乐、懂音乐的人往往不愿意写乐评——自己有可以“奔小康”的职业,何必还要搀和这个不管温饱还遭人骂的行业?你给他们一个写乐评的理由先!

请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208.110.***.***
208.110.***.***
6
说产业发展不成熟什么的倒可以接受,但单一的文章质量居然能洗地到体制问题那就不容接受了。远的例子不举,数码产品评论人是不是面临同样的问题呢,Soomal是怎么解决的呢?是坚持文章的质量的大前提下,寻找出一条适合自身发展的市场化道路。如果做得不够好就在体制上寻求精神胜利,那这行当还是趁早灭亡算了。
发表于2013.04.17 12:36:30
5
163.177.128.***
163.177.128.***
发表于2013.04.17 07:22:56
4
014.146.***.***
014.146.***.***
如果国外刊物没有什么广告,那么“养着这些报社、杂志社的通常并非政府、演出托拉斯,而是广大的读者”这句话才有可能变为现实,那么作者就不能很明显的得罪广告主

发表于2013.04.14 21:31:55
3
180.170.014.***
180.170.014.***
发表于2013.04.14 10:41:41
2
提示
本贴不可匿名回复,回复等级为:1 ,您现在正处在潜水状态
回复
验证码
2101 为防止广告机贴垃圾,不得已而为之
表情
正文
京ICP备11010137号 京ICP证110276号 京公网安备110114000469号